我本非木

喻黄 曾忆昔年⑤

各种发糖  全职人物各种乱入 蜜汁消失的卢瀚文
14.
访问霸图学院结束后,一行人刚到G市,就受到了热烈欢迎。来接机的是恰巧旅行G市的陈果。
“老喻不错嘛,这么快就把校草拿下了,不愧是我N市一只花。”陈果拍着喻文州肩膀笑道,脸上泛着异样的光。
黄少天带上墨镜,对陈果一点也不生分:“快走吧走吧我们很忙的你就别在这里打趣了。”
陈果拉开车门,“得,我难得大老远从兴欣跑来一趟,还得给你们当司机。”
喻文州放好行李,略带歉意地笑笑,“抱歉,要不我来开车,少天坐副座,你坐后座。”
陈果脑子里飞快过了一遍,左右坐着也是无趣,不如开车,透过车镜还能看到后座……
“咳,还是算了,我就当义务劳动好了。”陈果哒哒哒跑去驾驶座,三两下启动好了车子,招呼道:“快走啦,我等着大餐呢。”
喻文州把黄少天扶进后座,带上门,车子便动了。
黄少天发出轻不可闻的“嘶”声,汽车启动,惯性原因下体与坐垫轻轻摩擦,只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那边的红肿和痛痒全拜身旁这个满脸春风的人所赐。黄少天恨恨地咬了咬牙,本来应该是他在上面的……怎么事态发展到后来,就演变成只能呜咽着接受身上人的肆意驰骋了呢……
为了遮掩吻痕,黄少天不得不戴上口罩围巾,全副武装地出门。而身边人却什么事也没有似的,一切照常,黄少天小虎牙呲了出来。
喻文州察觉到黄少天的不适,不动声色地将黄少天往自己这边搂了搂。
好机会。
黄少天挣扎着扯下口罩,顺势将胳膊环在喻文州脖子上,冲着耳根子处的柔软地带下口,呼出的热气激得喻文州一阵酥麻。
生气了?
喻文州嘴角漾起淡淡的笑,有和应酬完全不同的柔情。
含了一会,黄少天觉得差不多可以留下痕迹了,便喘着气推开,却被一只大手拖住,猝不及防就是一个深吻。黄少天刚想挣扎,喻文州轻轻掐了一下他的腰,整个人立马就软了下去,东南西北找不着了。
“唔……唔恩……哈……”
就这么任其摆布了半天,黄少天才被喻文州放开,耳根处红透,留下不知多少吻痕。黄少天有气无力想,下次一定要找回来。
这一切,尽收陈果司机眼底。(暗中观察.JPG)

15.
自从蓝雨喻校长和黄老师的恋情曝光以后,报考学校的女生莫名多了起来,黄少天的大课也是座无虚席,一上课就收获一堆星星眼,下课则是各种问题轰炸,黄少天郁闷呐,自己晚上被人shui就算了,白天工作还要被人zhui,而自家那位则是乐悠悠的在校长办公室翻看校报。
每当黄少天忍无可忍跑到校长办公室准备长篇大论时,轻而易举就被一个吻收拾了。
不得不承认,喻文州吻技高超。
黄少天纵使舌灿莲花,也敌不过他喻文州淡然一笑。

16.
某次业界重大聚会,喻文州与王杰希等人讨论合作项目时,黄少天闲着无聊,又不想去和罗辑他们讨论学术问题,想去找苏沐橙楚云秀聊聊天吧,瞥了一眼喻文州笑里藏刀的表情,又只好作罢。
最后黄少天一个人喝葡萄酒,就醉了。
表现为随手扯一个人口若悬河,吐露各种不可描述。以前喝醉黄少天也就说说小时候的糗事,但现在有夫之夫了,说的……
“诶老叶我和你说啊,喻文州有六块腹肌哦!眼角边有颗痣哦!而且喜欢后……唔!唔唔唔!呜……”
喻文州仍旧是笑意盈盈,“叶校长,抱歉,让你见笑了。”
“呵呵,祝福。”叶修手插裤带,一副我懂我懂我都懂的神情。
次日,黄少天在宾馆躺了一天,接受了来自勤与运动的张新杰的嘲讽,然后看着张新杰被韩文清带回隔壁房间,没一会传来阵阵撞击声。
一定要投诉这家宾馆的隔音质量!(你有什么立场说啊喂!)
“少天,起来喝醒酒汤。”
“好嘞~”

~完~
〃∀〃以后还会写一些喻黄的甜饼以及儿童车的,谢谢有人喜欢,鞠躬。

喻黄 曾忆昔年④

表白啦〃∀〃~鼓掌👏👏👏(敲甜)
11.
黄少天发觉自己喜欢喻文州是在霸图体育馆。

蓝雨学院访问霸图学院,是在黄少天刚刚转正之后,“十分巧合”的,访问名单里面有他。
“我说,这是你故意的吧?”黄少天拿着名单找喻文州理论,毕竟出校访问这事事关学校颜面,自己要是一个表现不好,那说不定可是要被炒的。
喻文州一如既往的淡定,“恩,深思熟虑的名单,有问题么?”
黄少天什么人呐?蓝雨学院论能言善辩,他说第二,那只有喻文州敢说第一了。
这“深思熟虑”,不仅是私人想法,也有对黄少天能力的认可,这可让黄少天为难了,一点拒绝的理由都没有,但总觉得这里面不对味啊……
“那就这么定了,后天出发,好好准备吧,地方有点远,小心生病。”
“啊?哦……”

12.
霸图学院,是国内知名的汉子学院(蓝雨和尚庙hhh),校风一向刚毅,校训只有霸气的四个字——一如既往。
黄少天看着鎏金的校训,啧啧称叹,“还是霸图有其实,咱们学校老到锈的牌子也可以换换了张主任你说咋样?”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径直走向前,向霸图的校长韩文清低头致意。“好久不见。”
喻文州问完了好,回头笑着答,“可以考虑。”
黄少天除了偶尔和喻文州唠一唠嗑,其他人都不怎么接他的话茬,搞得他好没意思,只好在参观队伍后面画圈圈。
“回去一定把校牌子换成纯金的诶不行会被半夜撬掉还是镀金的吧但是不能彰显我们蓝雨的标志,还是换成蓝漆的比较经济划算,要不先换我们宿舍楼门牌号……”
“嘀咕什么呢?”喻文州不知什么时候落到队伍后头来了。
黄少天一个激灵,“没啥,咱们什么时候结束啊?”
“两个小时后,怎么,等不及?”
“啊,也没有,你继续和韩校长他们交流啊,我一个人随便看看。”
“也行,别乱跑。”喻文州拍了拍黄少天的肩,加快了脚步。

13.
“那交换师资的事,就定了。”韩文清言简意赅,目光却片刻未从张新杰身边离开。
以喻文州的眼力,自然看得出来这位霸图校长对张新杰青睐有加。
“那请张主任多和韩校长交流一会吧,我去找一下黄老师,失陪。”
韩文清微微颔首,快步走到张新杰身边,小声邀约:“不介意一起去吃一顿吧?”
“不介意,六点半,七点半结束。”张新杰一丝不苟地答道。

喻文州一个人走在霸图庞大的体育馆里,很遗憾,他迷路了。之前有研究过霸图学院的地形,但霸图本身占地面积就广,难免有细节遗漏,虽然这对喻文州来说很罕见。
“学长,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一直在打网球的一个女孩走了过来,显然她将喻文州误认为某个系的前辈了。
喻文州在心里暗暗赞叹,霸图的女学生,也有男孩一样直爽干脆的性格啊。
“抱歉,我……”
“对不起,这位已经名草有主了。”
黄少天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走了出来,站在喻文州身侧。
“还有,这个人已经是年近三十的大叔了,劝你下次看人注意点。”
黄少天说话不过脑,话刚说完就觉得身旁人投来了玩味的目光。
喻文州一把揽过黄少天,脸上是掩不住的笑意。“没错,名草有主了。你自己说的哦。”
此时体育馆也有不少人向这里看过来了,甚至有人拿起手机录像。
接着,就拍到了足以让蓝雨学院众多女生尖叫的画面。
四目相对,双唇相触,四座皆发出了似懂非懂,意味深长的“哦~”
仅仅是浅啄,黄少天的脸已经红成西红柿了,“啊啊啊喻文州你干什么知不知道这里是公共场合啊突然这一下我很没有面子诶!”
喻文州嘴角挂笑,“那怎样才算有面子?”
不知哪来的一股劲,黄少天一赌气,一闭眼,对着喻文州就来了一个法式舌吻。
这下爱凑热闹的可来劲了,立即拍了视频编辑了动态发到网上——
我木非本:霸图学院里两男子互相表白当众接吻!场面一度十分热烈!啊啊啊学长都好帅!(捂脸)
转发 2017 评论 1314 点赞 6666

体育馆里的起哄吵闹是一回事,喻文州黄少天的甜蜜又是另一回事。
刚刚那位有魄力直接表白的女学生,淡淡地留了一句“祝你们幸福”,就大步离开了。
喻文州原本还想加长这个来之不易的吻,却因为黄少天的呼吸不畅只好作罢。
“说好了,主子,你可不能丢了我这个名草。”喻文州道,直接了当确定了两人的关系。
黄少天一边大喘气一边思考着反辩的句子,却惊讶地发现自己心里洋溢着满满的满足和欣慰,只好小狮子似的不停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
“走吧,回宾馆,我请客。”喻文州见人越聚越多,只好先拉着黄少天走出体育馆。
“不是还有一个小时才能回去嘛?”
“翘班。”

hhh终于写到互通心意了写的时候我在公交车上的傻笑一直没停(有点小害羞)一不小心写嗨了卢瀚文没出场,下次出来哦~

喻黄 曾一昔年③

喻奆奆要开始倒追少天了~〃∀〃
有穿插时间线发糖
8.
黄少天脑中倒带了一遍让他一辈子都不想记起来的夏天,鼻血又流下来了。
喻文州一惊,急忙递纸,“这么快就流鼻血了?看来锻炼的还不够。”嘴上却不饶。
黄少天匆匆处理,两颊的红晕到现在还没消下去。
“哼,现在才说对不起,小爷难道还会理吗!”
“但必须要说。”
“哼说就说没人拦你我跟你讲,像我这么强心脏的人才不会有那么小心眼呢!”黄少天极力掩饰着。
“哦,”喻文州微笑,“那我怎么记得某人说是去霸图,结果跑到蓝雨来了?”
黄少天倒豆子似的解释:“原因很长我没时间和你说嘛!当初我是打算去霸图来着,但是蓝雨魏校长亲自找上我打算拉我来蓝雨了嘛,你说我总不能拂了校长的面子吧哈哈……”
其实更多的原因是黄少天想躲着喻文州,而恰巧接到了蓝雨魏琛的邀请,顺水推舟便去了远在G市的蓝雨。
“那既然这样,就和校长交往吧,不能拂校长的面子。”喻文州平淡地说,着重最后一句。
黄少天又如鲠在喉。
这这这这……几年不见,喻文州的补刀技能点加满了吧?自己刚刚才说的不能拂校长的面子,转眼这家伙就代入到自己身上了。而且这句话的重点,是表白!
黄少天对喻文州的印象中,是不食人间烟火的高岭之花,虽然毕业聚会那次极大地冲击了他的三观,但黄少天却依旧认为喻文州的品质,甚至觉得当时磕了药的是喻文州,而不是他了。
“好,还是不好?”喻文州接着道,轻飘飘几个字在黄少天脑子里炸成了花。
“当然是……不好了啊喂!枉我把你当朋友你却!”黄少天义愤填膺,但他却也心虚自己刚刚为什么要犹豫。
喻文州也不恼,淡淡的应了声哦。
“那请你接受我的追求。”
我靠玩真的啊?!黄少天刚擦干净的鼻血又下来了。
“校长大人你可真会开玩笑,我还要回去备课先走了啊哈哈回见!”黄少天只觉得一秒也呆不下去了。

喻文州站在校长室的落地窗前,望着黄少天捂着鼻子跑出办公楼。
“流鼻血不能跑这么快啊……”

9.
暑假,黄少天是躲在老家N市过的,但距开开学一个月,他这个实习老师怎么也得去报道了。
黄少天刚刚还在庆幸一系列交接工作都没有碰见喻文州,转眼就在职工宿舍遇见了。
黄少天关上门,再三确认了宿舍号,看一眼手上的单子,吸了一口气,再开门,喻文州。
“来了。”喻文州坐在沙发上看书,黄少天方才开门关门又开门的动作他早就注意到了。
不用说,傻子都知道故意的。
“啊,好巧啊,咱们变室友了,那啥,多多关照,记得罩我啊喻校长。”黄少天拉着行李箱进门,心中一横,校长级别的宿舍,不住白不住,反正也不亏。
喻文州放下手中的书,起来帮黄少天整理行李。
“一会想吃什么,给你接个风。”
“麻辣烫?”
喻文州系围裙的手一滞,“对身体不太好,真的想吃?”
黄少天摆摆手,“没事我就随口一说,你想做啥做啥我不挑食的啊。”
半小时后,标准的三菜一汤,黄少天看得眼都直了。
“好吃吗?”
“唔唔唔!”黄少天满嘴是菜,说不出话来,只得一个劲点头。
“那以后常做,别老在外面吃了。”喻文州笑道。
“吼吼吼!”又是疯狂点头。
黄少天觉得自己赚了个做饭的,喻文州却觉得自己赚了个暖床的。

10.(时间线一年后)
这年蓝雨学院出了一位横扫各大名师奖项的青年才俊,这是业界近期讨论的热门。
而身处漩涡中心的红人此时却躲在宿舍吹着空调啃西瓜,电视频道随意地调成泡沫剧。
“大忙人,今天讲座不去了?”喻文州依旧在看书,同一本。
黄少天扔掉瓜皮,擦了口嘴回敬:“你不也是吗喻大校长,我怎么记得你下午还有两场会要开呢?”
喻文州不着痕迹地笑了笑,“就去,西瓜还有么?”
黄少天伸头朝厨房看了一眼,“我吃完了,今天得去买。”
“没吃完呢,”喻文州放下书,一把拉过黄少天,左手撑着沙发,右手垫在黄少天的脑后,没等他抗议,迎面而来的便是深情的浅吻。
“唔……”黄少天挣扎着,却也只能溢出醉人的呻吟,“唔哈……喻……唔文州……”
“恩,吃西瓜。”喻文州短短地应了声,压抑着的低沉嗓音使得黄少天太阳穴狠狠一跳,浑身酥得没力气抵抗,进而被喻文州抵住头一路从唇瓣吻到耳垂,厮磨半晌,才恋恋不舍地轻咬一口,退身整理衣服准备出门。
“这次买的西瓜味道还不错。”
黄少天早已经被搞得下身半硬耳根通红了,无力地瘫在沙发上,只能又气又囧地看着喻文州没事人似的走来走去。
“喂……”黄少天委屈,自己明明只是多吃了一点西瓜而已嘛,至于这么残忍吗?“真不负责……”黄少天准备自己去厕所解决了。
喻文州满含笑意的声音从玄关传来,“今晚我做饭。”
“好啊好啊好啊!”黄少天回道,全然没有刚才的郁闷。

【〃∀〃感觉自己还是比较适合写日常,老夫老妻的调情生活最有趣了~后面卢瀚文就要出场了~】

搞了半天,再不能看我就要撞墙了QAQ
新手开车,不会搞外链,感觉自己蠢死了
祝各位食用愉快〃∀〃

啊啊啊喻黄的小破车发了好几次图都没发出去QAQ想开个车怎么就这么难嗷!

喻黄 曾忆昔年①

全员参与,唯一cp喻黄
(学生)校长腹黑喻×(学生)老师话痨天
有OOC 尽量贴近原人设(雾) 有私设
仅供娱乐 切勿深究
尝试连载中( 」´0`)」
1.
蓝雨学院空降了一位年轻的校长,这事突然传开了。
“郑教授,听说没,新的喻校长是本校毕业之后直接被上头提拔上来的。而且还是魏老校长推荐,来头不小啊啧啧……”徐景熙拉着郑轩八卦道。
郑轩理了理教案,道:“压力山大啊,还不知道信任校长人怎么样,下面一段日子有的忙咯。”
“可不是嘛,我还听说,魏琛老校长亲手培养的学生黄少天今年毕业也要在学院任职了,老校长还真是深谋远虑……啧啧……”徐景熙继续说道,魏老校长退休前借他的钱到现在还没还呢。

2.
正值六月,又是一年毕业季,黄少天既不着急找工作,也不着急留恋母校,而是和几个哥们找了学院有名的大排档胡吃海塞扯嘴皮子,就当饯别饭了。
“嗨,我说少天,还是你命好啊,啥都不用愁,受了魏校长青睐,读完研直接留校当辅导员了,真爽!”方锐灌了一口啤酒,拍着黄少天的胳膊,大声说。
黄少天一边啃着烤鱼一边回敬道:“老方你还好意思说,我那是被家里逼的紧,你多好啊,毕业说去创业就去创业了,哥们羡慕都来不及,哪时候飞黄腾达了,记得哥几个啊!”
“那是那是!”方锐提起啤酒瓶,“来,干了!”
又是一阵叮铃哐啷,转眼黄少天已经喝得烂醉如泥,嘴巴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不停地抖着不找边际的话。
“我和你们说啊,嗝,老子上高中那会儿班里有一个天才,叫鱼……鱼什么,哎呀老板娘我的鱼香肉丝上没上啊我都等急了,嗝,刚刚说到哪了?”
黄少天浑身酒气,脸颊通红,平时不怎么喝酒的他,被方锐等一帮人灌了个透。
方锐继续起哄,“少天,听说最近你去健身了,来来来耍一个!”
一群人起哄,又是吹口哨又是拍桌子的,随便过一个路人都会以为是一群小混混,哪知道这群可都是蓝雨的高材生呢。
黄少天乘着酒劲,一拍桌子,一脚踩凳子,道:“好!看小爷给你们来一个后空翻,可别眨眼啊!”
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鼓掌,黄少天一踹凳子,伸直双臂,向后一倒,双手着地,接着一撑,又稳稳的站了起来。
本以为会有一阵更热烈的声音回应,没想到,却没声了。
黄少天正准备开口活跃气氛,没想到身后却传来一道他熟悉无比的声音。
“黄少天,原来你在这里啊。”

3.
喻文州刚从N市飞到G市,没想到交接还没办好,魏琛就已经尥蹶子跑人了。
没办法,喻文州只好马不停蹄地料理学校事务,熟悉环境之类的事,自然是拖到了晚上。
教导主任张新杰请喻文州去吃绿柳居接风,两人好巧不巧走到了大排档。
方锐几个人之所以突然消音,就是看到了喻文州身边的张新杰。那位以严谨著称的,手上有无数处分的教导主任,他们可都是吃了不少苦。
喻文州突然看见黄少天也是有些意外,尤其是一个后空翻之后,突然站在他面前。
于是很自然的,喻文州开口了。
紧接着,众人作鸟兽散,蓝雨校规第三十五条:禁止醺酒。制定史上最严校规的教导主任可就在这站着呢!
黄少天酒立马就醒了一大半,脑子飞速旋转。刚刚是谁叫他来着,是喻喻喻喻喻文州!他他他怎么到G市来了?不是应该在N市吗?难道难道接替魏校长的就是他?不会吧不会吧他怎么混的这么好当初还说我要罩他来着哎呀我刚刚后空翻他一定看到了啊啊啊以后怎么混啊黑历史啊!
黄少天脑子里天人交战,而喻文州却支走了张新杰,继而开口:“好久不见,黄老师。”
“诶嘿嘿,好久不见啊,喻……校长?”黄少天僵硬地转过身,脸色挂着不自然的笑。
“是好久不见了,上次我还没给你道歉,这次可要补回来。”喻文州道,脸上蕴着盈盈笑意。
“啊,不,不用客气,我先走了,有空再聊啊!”黄少天撒腿就跑。
“明天来我办公室一趟。”
悲催如他,清楚地听到了喻文州淡淡的一句话。

4.
次日,校长办公室门口。
一猥琐男子左顾右看,来回徘徊,惹得路过的老师学生纷纷侧目。
黄少天还在犹豫进不进门的时候,喻文州倒是出门了。
“来了,进来吧。”
“恩?恩……”黄少天应了声,一小步一小步挪了进去。
喻文州端了两杯茶回来,坐在沙发上。
“听说你最近健身了?”
“啊,是有这么一回事,不过我就是偶尔去一去……”
“那去墙角倒个立。”
“啊?为什么?我干什么了?”
喻文州抿了一口茶,道:“实习老师黄少天,与毕业学生在校内醺酒,违反校规,哦,还有那个后空翻……”
“行行行,你别说了,我倒还不行嘛!”黄少天揉了揉头发,乖乖去墙角倒了立,这叫什么事嘛,黄少天一边倒立一边胡思乱想。
“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还好!”黄少天的衬衫快遮住脸了。
喻文州半盏茶喝完,又问道。
“有没有人欺负你?”
“没有!”黄少天脸快憋红了。
“生气了?”
“对!”黄少天感觉自己流鼻血了,因为倒立的原因,堵着鼻子上不去下不来。
“诶,你过来坐着吧。”喻文州放下茶杯。
黄少天一站正鼻血又下来了,急忙捂着鼻子,脸更红了。
“对不起。”
黄少天突然不说话了。
------------

【沉默寡言黄少天hhh我终于写了一次,唔,第二回大概会有肉(沫),黄老师和喻校长不得不说的故事hhh如果喜欢请点小心心,欢迎勾搭~假装有2000字】

校长喻×老师天,博物馆长喻×文物修复天,老师喻×学生会长天,太子伴读喻×太子天,帝国守护者喻×剑圣天……现代p古风p架空p都想试试啊!(◦˙▽˙◦)

喻黄 六一小甜饼


仅供娱乐 OOC 属于我 快乐属于你
今年的六一在周四,不是比赛日,黄少天庆幸地想。
上次六一自己拉着喻文州去了游乐场的巨型鬼屋,出来以后文州脸都白了。
现在想想都特别可爱,黄少天傻笑。
蓝雨训练室里,喻文州正在严谨的分析下一场的对手,而黄少天的思绪却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咳,少天。”喻文州敲了敲电子屏。
黄少天傻笑中......
“黄少天。”喻文州抬了抬眼镜。
一旁的卢瀚文杵了杵黄少天,小声说道:“黄少,队长叫你呢,现在正讲到对微草王杰希的box-1。”
卢瀚文生怕黄少天不知道似的,着重强调了box-1几个字。
“哦哦哦队长你叫我啊,我没发呆我有在听呢box-1是吧我知道我知道,你继续讲啊我听着呢。”黄少天连忙打哈哈。
喻文州怎么会不知道黄少天根本就没听自己刚刚的战略部署,但没办法,自家恋人,恐怕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吧。
“少天,一会结束了我再和你说一遍吧。”
没想到黄少天却坚决的摇头。“一会还有安排。”
喻文州小小地惊讶了一下后,复又继续他的部署。
一会是先去绿柳居还是去坐过山车呢,或者再去吃个麻辣烫?黄少天正襟危坐,思考。
“结束。”喻文州关闭电脑,说道。
队员收好了资料,各自道了节日快乐后就相继离开了,最后只剩喻黄两人。
喻文州慢条斯理地整理桌上被黄少天翻得凌乱的文件。
“今天晚上吃什么?”
“文州。”
“恩?”
喻文州理好文件,刚转身迎面便撞来一团发了情的小狮子。
粉嫩的舌尖轻易挑开了喻文州的牙关,进而侵入,得寸进尺地搅弄。
自家恋人难得的主动,喻文州自然乐得享受,宽厚的手掌轻轻扣住黄少天的后脑,加重了这个吻。
敏感的上颚突然被粗糙的舌尖扫过,酥麻的感觉直使黄少天一激灵。
“唔……文……唔啊……文州。”最终是黄少天被吻得喘不上气,带着求饶的意味喊他的名字。
“怎么?”喻文州笑意盈盈。
黄少天楞楞地看着喻文州的瞳孔,那深邃的瞳仁仿佛是要把他勾进去。
又酝酿了一下,黄少天踮起脚,在喻文州额头上印了一个淡淡的吻。
“儿童节礼物。”
黄少天笑着说道,小虎牙若隐若现,呼出的热气蹭的喻文州的额头痒痒的。
喻文州顺势咬了一口黄少天的锁骨,惹得他一下子坐在桌上。
“你也是。”我永远长不大的黄少天。
桌上的文件又被弄散,却没人理了。
“唔!”

今日蓝雨俱乐部保安晚下班两个小时,最后看见喻队扶着大名鼎鼎的剑圣出门的时候,心里不禁佩服两人的敬业。
“都怪你,绿柳居都关门了,这个点你要我去哪吃饭啊是不是想饿死我。”
“回家吧,我做饭。”
“好啊好啊我想吃水晶虾蒸饺糖醋排骨但是不要榨菜啊!”
“肉吃多了不太好……”
“哼,也不知道是谁下午……”
声音渐去渐远,保安抹着汗锁了门。

祝大家六一快乐~
♪(๑ᴖ◡ᴖ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