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非木

喻黄 曾一昔年③

喻奆奆要开始倒追少天了~〃∀〃
有穿插时间线发糖
8.
黄少天脑中倒带了一遍让他一辈子都不想记起来的夏天,鼻血又流下来了。
喻文州一惊,急忙递纸,“这么快就流鼻血了?看来锻炼的还不够。”嘴上却不饶。
黄少天匆匆处理,两颊的红晕到现在还没消下去。
“哼,现在才说对不起,小爷难道还会理吗!”
“但必须要说。”
“哼说就说没人拦你我跟你讲,像我这么强心脏的人才不会有那么小心眼呢!”黄少天极力掩饰着。
“哦,”喻文州微笑,“那我怎么记得某人说是去霸图,结果跑到蓝雨来了?”
黄少天倒豆子似的解释:“原因很长我没时间和你说嘛!当初我是打算去霸图来着,但是蓝雨魏校长亲自找上我打算拉我来蓝雨了嘛,你说我总不能拂了校长的面子吧哈哈……”
其实更多的原因是黄少天想躲着喻文州,而恰巧接到了蓝雨魏琛的邀请,顺水推舟便去了远在G市的蓝雨。
“那既然这样,就和校长交往吧,不能拂校长的面子。”喻文州平淡地说,着重最后一句。
黄少天又如鲠在喉。
这这这这……几年不见,喻文州的补刀技能点加满了吧?自己刚刚才说的不能拂校长的面子,转眼这家伙就代入到自己身上了。而且这句话的重点,是表白!
黄少天对喻文州的印象中,是不食人间烟火的高岭之花,虽然毕业聚会那次极大地冲击了他的三观,但黄少天却依旧认为喻文州的品质,甚至觉得当时磕了药的是喻文州,而不是他了。
“好,还是不好?”喻文州接着道,轻飘飘几个字在黄少天脑子里炸成了花。
“当然是……不好了啊喂!枉我把你当朋友你却!”黄少天义愤填膺,但他却也心虚自己刚刚为什么要犹豫。
喻文州也不恼,淡淡的应了声哦。
“那请你接受我的追求。”
我靠玩真的啊?!黄少天刚擦干净的鼻血又下来了。
“校长大人你可真会开玩笑,我还要回去备课先走了啊哈哈回见!”黄少天只觉得一秒也呆不下去了。

喻文州站在校长室的落地窗前,望着黄少天捂着鼻子跑出办公楼。
“流鼻血不能跑这么快啊……”

9.
暑假,黄少天是躲在老家N市过的,但距开开学一个月,他这个实习老师怎么也得去报道了。
黄少天刚刚还在庆幸一系列交接工作都没有碰见喻文州,转眼就在职工宿舍遇见了。
黄少天关上门,再三确认了宿舍号,看一眼手上的单子,吸了一口气,再开门,喻文州。
“来了。”喻文州坐在沙发上看书,黄少天方才开门关门又开门的动作他早就注意到了。
不用说,傻子都知道故意的。
“啊,好巧啊,咱们变室友了,那啥,多多关照,记得罩我啊喻校长。”黄少天拉着行李箱进门,心中一横,校长级别的宿舍,不住白不住,反正也不亏。
喻文州放下手中的书,起来帮黄少天整理行李。
“一会想吃什么,给你接个风。”
“麻辣烫?”
喻文州系围裙的手一滞,“对身体不太好,真的想吃?”
黄少天摆摆手,“没事我就随口一说,你想做啥做啥我不挑食的啊。”
半小时后,标准的三菜一汤,黄少天看得眼都直了。
“好吃吗?”
“唔唔唔!”黄少天满嘴是菜,说不出话来,只得一个劲点头。
“那以后常做,别老在外面吃了。”喻文州笑道。
“吼吼吼!”又是疯狂点头。
黄少天觉得自己赚了个做饭的,喻文州却觉得自己赚了个暖床的。

10.(时间线一年后)
这年蓝雨学院出了一位横扫各大名师奖项的青年才俊,这是业界近期讨论的热门。
而身处漩涡中心的红人此时却躲在宿舍吹着空调啃西瓜,电视频道随意地调成泡沫剧。
“大忙人,今天讲座不去了?”喻文州依旧在看书,同一本。
黄少天扔掉瓜皮,擦了口嘴回敬:“你不也是吗喻大校长,我怎么记得你下午还有两场会要开呢?”
喻文州不着痕迹地笑了笑,“就去,西瓜还有么?”
黄少天伸头朝厨房看了一眼,“我吃完了,今天得去买。”
“没吃完呢,”喻文州放下书,一把拉过黄少天,左手撑着沙发,右手垫在黄少天的脑后,没等他抗议,迎面而来的便是深情的浅吻。
“唔……”黄少天挣扎着,却也只能溢出醉人的呻吟,“唔哈……喻……唔文州……”
“恩,吃西瓜。”喻文州短短地应了声,压抑着的低沉嗓音使得黄少天太阳穴狠狠一跳,浑身酥得没力气抵抗,进而被喻文州抵住头一路从唇瓣吻到耳垂,厮磨半晌,才恋恋不舍地轻咬一口,退身整理衣服准备出门。
“这次买的西瓜味道还不错。”
黄少天早已经被搞得下身半硬耳根通红了,无力地瘫在沙发上,只能又气又囧地看着喻文州没事人似的走来走去。
“喂……”黄少天委屈,自己明明只是多吃了一点西瓜而已嘛,至于这么残忍吗?“真不负责……”黄少天准备自己去厕所解决了。
喻文州满含笑意的声音从玄关传来,“今晚我做饭。”
“好啊好啊好啊!”黄少天回道,全然没有刚才的郁闷。

【〃∀〃感觉自己还是比较适合写日常,老夫老妻的调情生活最有趣了~后面卢瀚文就要出场了~】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