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非木

喻黄 曾忆昔年⑤

各种发糖  全职人物各种乱入 蜜汁消失的卢瀚文
14.
访问霸图学院结束后,一行人刚到G市,就受到了热烈欢迎。来接机的是恰巧旅行G市的陈果。
“老喻不错嘛,这么快就把校草拿下了,不愧是我N市一只花。”陈果拍着喻文州肩膀笑道,脸上泛着异样的光。
黄少天带上墨镜,对陈果一点也不生分:“快走吧走吧我们很忙的你就别在这里打趣了。”
陈果拉开车门,“得,我难得大老远从兴欣跑来一趟,还得给你们当司机。”
喻文州放好行李,略带歉意地笑笑,“抱歉,要不我来开车,少天坐副座,你坐后座。”
陈果脑子里飞快过了一遍,左右坐着也是无趣,不如开车,透过车镜还能看到后座……
“咳,还是算了,我就当义务劳动好了。”陈果哒哒哒跑去驾驶座,三两下启动好了车子,招呼道:“快走啦,我等着大餐呢。”
喻文州把黄少天扶进后座,带上门,车子便动了。
黄少天发出轻不可闻的“嘶”声,汽车启动,惯性原因下体与坐垫轻轻摩擦,只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那边的红肿和痛痒全拜身旁这个满脸春风的人所赐。黄少天恨恨地咬了咬牙,本来应该是他在上面的……怎么事态发展到后来,就演变成只能呜咽着接受身上人的肆意驰骋了呢……
为了遮掩吻痕,黄少天不得不戴上口罩围巾,全副武装地出门。而身边人却什么事也没有似的,一切照常,黄少天小虎牙呲了出来。
喻文州察觉到黄少天的不适,不动声色地将黄少天往自己这边搂了搂。
好机会。
黄少天挣扎着扯下口罩,顺势将胳膊环在喻文州脖子上,冲着耳根子处的柔软地带下口,呼出的热气激得喻文州一阵酥麻。
生气了?
喻文州嘴角漾起淡淡的笑,有和应酬完全不同的柔情。
含了一会,黄少天觉得差不多可以留下痕迹了,便喘着气推开,却被一只大手拖住,猝不及防就是一个深吻。黄少天刚想挣扎,喻文州轻轻掐了一下他的腰,整个人立马就软了下去,东南西北找不着了。
“唔……唔恩……哈……”
就这么任其摆布了半天,黄少天才被喻文州放开,耳根处红透,留下不知多少吻痕。黄少天有气无力想,下次一定要找回来。
这一切,尽收陈果司机眼底。(暗中观察.JPG)

15.
自从蓝雨喻校长和黄老师的恋情曝光以后,报考学校的女生莫名多了起来,黄少天的大课也是座无虚席,一上课就收获一堆星星眼,下课则是各种问题轰炸,黄少天郁闷呐,自己晚上被人shui就算了,白天工作还要被人zhui,而自家那位则是乐悠悠的在校长办公室翻看校报。
每当黄少天忍无可忍跑到校长办公室准备长篇大论时,轻而易举就被一个吻收拾了。
不得不承认,喻文州吻技高超。
黄少天纵使舌灿莲花,也敌不过他喻文州淡然一笑。

16.
某次业界重大聚会,喻文州与王杰希等人讨论合作项目时,黄少天闲着无聊,又不想去和罗辑他们讨论学术问题,想去找苏沐橙楚云秀聊聊天吧,瞥了一眼喻文州笑里藏刀的表情,又只好作罢。
最后黄少天一个人喝葡萄酒,就醉了。
表现为随手扯一个人口若悬河,吐露各种不可描述。以前喝醉黄少天也就说说小时候的糗事,但现在有夫之夫了,说的……
“诶老叶我和你说啊,喻文州有六块腹肌哦!眼角边有颗痣哦!而且喜欢后……唔!唔唔唔!呜……”
喻文州仍旧是笑意盈盈,“叶校长,抱歉,让你见笑了。”
“呵呵,祝福。”叶修手插裤带,一副我懂我懂我都懂的神情。
次日,黄少天在宾馆躺了一天,接受了来自勤与运动的张新杰的嘲讽,然后看着张新杰被韩文清带回隔壁房间,没一会传来阵阵撞击声。
一定要投诉这家宾馆的隔音质量!(你有什么立场说啊喂!)
“少天,起来喝醒酒汤。”
“好嘞~”

~完~
〃∀〃以后还会写一些喻黄的甜饼以及儿童车的,谢谢有人喜欢,鞠躬。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