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非木

新年贺文

【瓶邪 817 小甜饼】
非原著向 生活能力十级瓶 温柔如水邪 OOC属于我 快乐属于你

南方的夏季总是湿热无比,以至于每次夏天胖子来我的小铺子晃悠都会抱怨还不如回巴乃避暑。我有时候问小哥会不会觉得闷得慌,他就会放下手头的事,静静看着我,看着他眸子里映出浅淡的光,下一刻我觉得这话是多余的,也就打哈哈过去了。
今天早上我不是被嘈杂的蝉鸣声吵醒,也不是听着小哥做饭声自然醒的。我被电话铃声吵醒的时候,他已经起身去接电话了。
“喂,你好。”小哥的声音一点不见波澜。
“恩?是你啊,吴邪还没起床吗?都几点了……把电话给他。”
小哥转头看了看我,接着对电话那头道:“还在睡。”
我咳了咳,小哥捂着听筒走过来用额头贴了贴我的,“发烧了,还睡吗?”
前几天有点着凉,加上昨晚的剧烈运动,看来感冒有点加重。我摇了摇头,声音有浓浓的鼻音,“谁的电话?”
“谢雨臣。”小哥说着把电话放在我耳边。

两天后,坐在前往三亚的飞机上,我睡睡醒醒了好几回,终于是睡不着了。
“小哥。”
“恩。”他看着我上次生日送他的《瓦尔登湖》,座椅上的收纳网还放着我没吃的感冒药。
“讲故事。”
小哥要了个毯子盖在我身上,接着从刚刚看到的地方念了起来。这清冷的声音比苦涩的药更能安抚我,只要这声音的主人在身边,一切都不用我操心。
每次想到我能把一个到了城市就是三级残废的人调教成上的了厨房下得了恶斗的小哥,梦里我都能笑出来。然后睁眼看到他低头凑过来咬了咬着我的耳垂,流连了一会,压着气音说:“乖,好好睡觉。”我就觉得下一秒他变成个粽子被他吃了都值了。
出了机场,就能看见胖子做在一辆拉风的进口宾利上朝我们招手。
“胖爷我这次出来可亏大了,前头有黑瞎子和小花两个,现在还要跑来给你两当马夫,一会到了宾馆我可不管你们,爷要去沙滩上一睹妞儿们的风姿。”
我和小哥坐在后坐,他的手一直在我的腰上揉来揉去,痒得不行,我忍不住拍掉他的手,刚想说话,却打了个喷嚏。
不知道是不是我睡多了看花眼,我一边擦鼻涕一边怒瞪他的时候,小哥若无其事地看向窗外,嘴角带着笑意。

到宾馆门口,胖子把房卡丢给我就直接开车去沙滩浴场了,我啐了口重色轻友,就被闷油瓶拉去楼上煮开水喝药了。
享受着小哥的顶级服务,我惭愧的想,说起重色轻友……好像我也是啊。
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我精神好了很多,便犹豫要不要拉着小哥去海边浴场,一是怕海边的小姑娘看到闷油瓶的身材,再加上性冷淡的俊脸,可能沦陷一大票,我也难收拾。二是怕小哥去了就呆在海边能看见沙滩的咖啡馆里发呆,还是能沦陷一大票。
左思右想,我只好给小哥戴了副能遮住大半个脸的墨镜(虽然脸本来也不大),这才放心去了胖子说的沙滩浴场。

到了才发现我做的挺多余,小花已经阔绰地把整个场子全包了,沙滩边只有两个人。我想胖子一定是老大不乐意,又跑去别的沙滩浴场看美妞了吧。
不过这样也不错,我躺在躺椅上晒着日光浴。不远处小花和黑眼睛正在和小哥打沙滩排球。
我本来也想去,小哥却按着我说病刚好不要乱动,接着就在小花的唏嘘声中一挑二去了。
要说以前,来海边我一定会去看一群大波妹打沙滩排球,再去海里畅游一番。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倒也觉得就这么透过墨镜看看蓝天白云也不错。
“啊呀输了!我说你……”耳边传来小花数落黑眼睛的声音,还有小哥走过来的沙沙声。
我闭着眼,突然感觉到额头有凉凉的触感,我小声笑了笑,双手环上了他的脖子,小哥的手托着我的头,柔软的唇一路从额头流连到眼睑,鼻梁,直到我微微张开的嘴唇。小哥轻轻撬动唇关,逐渐加深这个带着海风咸味的吻。
这样就很好。我想。

【刚刚在QQ扩了一波列,紧接着就来发准备好的贺文啦!新年快乐!各位!第十二年,我还在!】

评论

热度(5)